后花园起火了喂

【叶蓝】如果我哥是总裁你还会爱他吗? Fin.

落雨大 水浸街:

又名《叶秋帮哥追嫂记》


 


1.


西装革履的叶秋走进会议室,董事们不约而同想起了昔日荣耀联盟被叶秋……啊不,叶修支配的恐惧。


荣耀跟这张脸,大概是八字不合!


“我有一个提案,诸位如果通过,我会让我的存在感降至最低。”叶秋笑得人畜无害,“淡定,小请求而已。”


 


不久之后,荣耀新推出一个声望任务,名为:讨兰乔的欢心。声望刷满之后,能获得一件外观好看到爆,属性鸡肋到哭的衣服。


第一天,从游戏到论坛一片骂声:搞外观?呵呵,你耀要完。


第二天,接任务的冰霜森林被玩家塞爆了。


 


此声望任务顾名思义,就是要讨一个叫兰乔的NPC的欢心。肯花钱砸稀有材料,一天就能刷满,如果不舍得钱,那么每天到冰霜森林、埋骨之地以及千波湖做一趟任务链,个把月也能满。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比较友善的NPC,于是,声望刷满那瞬间的系统公告,就显得尤为可恶了。


 


系统:“兰乔,你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你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


的吗?


吗?


 


系统公告,是发在世界频道的。


蓝河为此,碎了三个键盘支撑脚,眼瞅第四个也要不保。


 


君莫笑:“蓝啊,你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附一个大哭的表情。


蓝桥春雪:“我有一句&)%&*¥不知道当不当讲。”


君莫笑:“是叶秋的锅,哥是无辜的!”


 


2.


叶秋订了花,不同品种、不同颜色的厄瓜多尔玫瑰,每天专人送达蓝河家门。


顾及到未来嫂子脸皮比较薄,叶秋特别叮嘱送花的姑娘将花束放在门口,摁响门铃即可离开——这情景,多像他哥含蓄、低调、沉默的爱。


 


神、精、病。


 


“仔啊,你就答应了吧?”蓝麻麻语重心长地劝。


“妈,连你都……?!”蓝河感受到了被自家人捅刀的痛。


蓝麻麻轻叹一口气:“我们家门口不是摆有香炉供奉土地爷嘛,他每天一束花摆地上,感觉就差你的黑白照片没挂上去了。” 


“你确定我是亲生的?!”蓝河对这个世界有点绝望。


蓝麻麻温柔地笑了笑,说:“要是明天我开门还看见花,我会让你后悔是我亲生的。”


 


“叶神啊,让你弟收了神通吧!”蓝河在电话里嚎叫。


“你要不来一趟B市?亲手解决那祸害比较有快感。”


 


3.


蓝河最终来了B市,叶修接机,叶秋开车。


“我哥比较任性,连驾驶照都不考,天天出门带司机。”叶秋解释,同时低调炫耀,替他哥。


“只要你安静,我回去让管家涨你一块钱工资。”意思就是请闭上你的狗嘴。


“哥哥,你怎么永远不懂我的苦心。”叶秋叹息道。


“因为你智障。”


 


叶秋一脚急刹,蓝河差点从后座翻到前排,被叶修手疾眼快捞住腰,往后一带,两人在后座滚作一团。


“深-藏-功-与-名!”叶秋一字一顿,语气假装沧桑,以示爱得深沉。


“蓝啊,你大概不介意以后少个小叔子吧?”叶修忍无可忍,起了杀心。


“你就这样谢我?”叶秋停下车,一手指向车窗外。


哟呵,民政局。


“9块钱我出了,给你10块不用找,赶紧去吧。”此时,叶秋的脸上写着一句泰戈尔的名言: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同时递过用红封装着的,一张崭新的RMB。


 


“……蓝,你听我解释。”叶修扶额。


“解释什么,我没带户口本。”蓝河翻了个白眼。


叶修、叶秋:“……”


 


4.


在没带户口本的终极打击下,叶秋终于安分守己了,最起码,蓝河在叶家的几天,没有再起妖风。


叶家人待他挺好,不知道叶秋私底下怎么介绍他的,反正老老少少都没把他当外人看。


蓝河意外的也没觉得不自在。


 


夜晚,露台上。


“要不别走了?”叶修问。


“你这记直球有点难接。”蓝河没有正面回答,双手撑着栏杆,抬头看星星。


“躲闪了君莫笑的进攻,蓝河大大身手了得啊。”叶修走到他身后,拥着他的腰。


 


“酸死了,嫂子不留,你把自己打包,跟过去啊!”住隔壁房间的叶秋,手里拿着高脚杯摇着不知明物体,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了露台。


“……你知道无心之失和作死的区别吗?”叶修斜了他一眼。


“难道我不是提了一个很好的建议?”


“是很好。我现在手痒,你猜哥想干嘛?”


叶秋双手一摊,“请开始你的表演。”


叶修跟因为“隔着露台你打不到我嘿嘿嘿”而暗爽的叶秋对视片刻,抬起一只手,将吃瓜围观的蓝河下巴一抬,侧过头吻了上去。


 “你……唔!”蓝河刚要说话,叶修连舌头都伸进来了。身体被控制在男人躯体和栏杆之间,又是背对的姿势,不好使力,一时半会挣脱不开,被叶修亲了个够本


 


“要瞎。”叶秋说着回房间拿出一台徕卡S2,准备留下3000万像素的超高清证据,以便日后讹诈。


“他、唔!别亲了,他拍我们!”蓝河奋力挣扎。


“放心,别说底片,等会儿我连人都给你毁尸灭迹了,保证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叶修趴在蓝河肩头,一双眼幽幽地盯着叶秋。


念及混账哥哥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叶秋在身家性命和勒索未遂之间犹豫片刻,乖乖将SD卡取出来,放在栏杆,然后回房,关窗,拉窗帘。


 


“你小时候把他欺负得很惨?”蓝河白他一眼。


“差不多吧。”叶修大着脸认了。


“造孽啊。”


“不过我们关系很好,看出来了吧?”叶修把蓝河带着转了半圈,面朝向他,然后拥进怀抱。


“嗯。”


“他看出来我是真心的,才罔顾自己的超低情商,强行帮倒忙。”


“嗯。”


“看在他这么努力的份上,蓝河大大把哥打包带回去吧。户口本随身装着。”


蓝河其实早就做好准备,然而为了掩饰一丝紧张,在男人怀里假装深沉地给自己鼓了半天劲,才应承下来:“好吧,算被你弟感动了。”


“真……”


叶秋房间传来“啪、啪、啪”几声放礼花的声响,硬生生打断了叶修打算进一步确认的话头。


“生命不止,作死不休,有些人再努力,也不能留在世上了。”叶修准备去教弟弟做人,没走几步,又回头把蓝河牵上。“嫂子也来,给小叔子一些厉害瞧瞧。”


 


 


Fin.




————————


忽然来了脑洞,怕忘记了先写。


明天继续阴阳拾遗录~




二三事暂时拍不了是因为库存爆了...明天让店家续一秒就行,谢谢各位大佬支持!!!

评论

热度(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