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花园起火了喂

【红白组】忆江南 上

红白不来一口吗亲:

感谢小玉姑娘的授权_(:з」∠)_




  


  当时年少春衫薄。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壹)


  


  陷空岛不是个多大的地方,行的是江湖道义,聊的却多是琐碎家常。


  


  沿着岛边有小萝卜头在水里钻来钻去,妇人端着木盆,走几步看到一个眉目不怎么熟悉的外地人抹了一把汗拦她。


  


  “大姐,请问白玉堂白少侠的府邸怎么走?”


  


  不到半天,随着这小厮到来的,还有一个消息随着吹拂过岛上的风传遍了陷空岛。


  


  大厅里,手里捏着信的大哥看了一眼,丢在桌上,又拿起来看了一眼,又丢了回去,坐在一边的四哥喝了口茶。


  


  “所以那方家三小姐长得又不差,对咱们五弟又有这个意向,怎么就娶不得了。”


  


  “不是这个方小姐,唉和你说了也不懂。”


  


  “老五那边你就别担心了,他之前不是来信说道了好一会方家三小姐,我看他那意思,好像对方家小姐还是有点意思的。”


  


  “老四,你觉得他信里写的三小姐会不会是写错了?”


  


   蒋平觉得自己被绕的有点晕。


   


   “说亲事的是西湖那边的方家,老五去的却是琴川,琴川倒是有个方家,但方家老三是前几年咱们山道里碰到的小少爷不是?”


   


   蒋平总算回过神了:“厉害了我们老五。”


   


   “别胡说。”


   


  (贰) 


   


  白玉堂不知道自己和方家三小姐说亲的事已经传遍了陷空岛,他现在就坐在方家祠堂的屋顶上,月华如水,直接冷进他的心里。


  


  底下那个小少爷打着瞌睡跪的歪歪斜斜,他挪开屋瓦,拿着颗小石子弹向那小少爷的肩膀,这一弹带了一点力道,小少爷吃痛的惊醒,揉着肩膀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已经跪了大半夜了,也被这不知道什么邪风吹来的石头打了好几次,再怎么蠢也知道有鬼了。


  


  他恭恭敬敬的朝祖先磕了个头,嘴里念念有词:“方家的列祖列宗,你要保佑我方家宅平安,不要什么穷凶极恶的大老鼠都能随随便便进来。”


  


  膝盖被明显带着泄愤的石头打中,方兰生很有骨气的忍住没有哼出声,憋着一股气跪着板板正正。


  


  又一个暗器飞了过来,这次倒是没有半点力道,擦着他的脸摔到他的衣摆上,方兰生松了口气,眼角余光在看清东西是什么之后瞬间崩直了身体。


  


  他伸了手想去捡,被一颗飞来的石头打在手背,瞬间青了一小块,但这并没有妨碍他抓起那个小小的耳坠握住。


  


  烛光晃了一下,在外面守夜的小厮轻微的打着酣。方兰生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有点回音。


  


  “白玉堂,白少侠,你赢了。”


  


  白玉堂满腔的怒气瞬间清空,他看了一眼跪的笔直的方兰生,想做些什么,最后还是掩上屋瓦,横着剑就这么坐在屋檐。


  


  (叁)


  


  白玉堂已经到成家的年龄了,不,不如说是陷空岛五鼠都已经过了成家的年龄了,只不过白玉堂更被看好脱单。


  


  大哥卢方絮絮叨叨的嘱咐这次出门也要去方家看看,又夸了方家三小姐一通,意义不言而喻。他原本应着,心里是不大乐意的。


  


  见到方家小姐,这个不乐意又变了点味道。


  


  方家小姐的确漂亮,虽然身量高了点,性格燥了点,走路风风火火的倒是没有寻常女子的扭捏。


  


  白玉堂就站在方家侧门前,方家持家的二小姐和他家那个小小姐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他一路追随采花贼阴差阳错的也到了方府,估摸着自己应该没有惊动到采花贼,但房间里的响动就不一定了。歪了下头看了一眼,那三小姐提着裙子转了一圈差点摔倒,白玉堂想起了临行前大哥对三小姐的描诉“温婉贤淑”,觉得有些好笑。


  


  前半夜没有什么动静,那个小小姐精力也是旺盛,送了他二姐回房休息后开始顺着他姐院子四周闲逛,白玉堂觉得有意思,就跟着他,看他打着灯笼磕磕绊绊,偶尔还拉了拉自己的头发,只觉得这个三小姐多动得有点可爱。


  


  接近午夜的时候,二小姐的房间突然传来一阵惊呼,等白玉堂踹开门发现二小姐惊魂不定的坐在桌前,窗户大敞开着,采花贼不知所踪。


  


  二小姐倒是没事,三小姐却是不见了。


  


  一招偷梁换柱线索差点断掉,得亏那三小姐聪明,前半夜转圈的时候捏碎了不少花,这会虽然被打晕了,那花却是断断续续的从他怀里掉出来,引着白玉堂一路追到采花贼老巢。


  


  三小姐看着瘦,身量却不轻,醒过来的时候也是警惕性很强的反手打出去,被白玉堂直接抓住手,他就着这个姿势看这个三小姐不自在的收回了手,客客气气的问明了原因之后,朝他笑了一笑。


  


  昏迷的时候像是露卧莲叶畔,笑起来倒是芙蓉香细水风凉。


  


  如果成亲对象是他的话,倒也没有什么不好。


  


  他客客气气的问了三小姐的名讳,再自报家门。三小姐似乎并不知道他大哥和方家长辈的商量,听了他的名字也只是叫了一声白少侠。


  


  采花贼太谨慎,绕了很长一段路,这会他们已经在快要出江南地界到蜀地,今天内都很难赶回琴川。


  


  白玉堂找了个客栈让三小姐落脚,自己出门询问了一下方向,一回来,三小姐已经困得合衣倒在床上,衣服倒是穿的很老实,被子踢得有点开,白玉堂帮他掖了一下被角,手指划过耳垂发现那耳环有点松,他伸手拨了一下,耳环顺着他的指尖滑进他的手掌里。


  


  白玉堂鬼使神差的把耳环收进了自己怀里。


  


  第二天方兰生在一对着镜子看了好一会,才发现自己丢了一只耳环,他索性把另一只也摘了下来。


  


  他自己不甚在意,结果晚点到另一家客栈落脚的时候,白玉堂递给他一个包裹,里面是换洗的衣服和一副新的耳环。


  


  原本想坦白换回男装的方兰生瞬间卡顿了,就这么一路女装的回了方府,白玉堂那意味不明说了“方小姐,下次见。”


  


  然后几天之后,收到了白玉堂的聘礼。




  


  tbc


  


   


   


   


   



评论

热度(36)

  1. 后花园起火了喂红白不来一口吗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