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花园起火了喂

【玫瑰组】忆江南 下

红白不来一口吗亲:

完结。




  


  (肆)


  


  白玉堂,少年意气,心高气傲。


  


  方兰生远在之前就知道他。


  


  那时候他随长辈出门,路上碰见了熟人,他和二姐就窝在马车里等长辈叙旧。离开时听见那边带的一个小孩轻哼了一声“女儿家才坐马车。”


  


  他忍不住撩帘子想反驳,看到那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小孩骑着一匹白马扬尘而去。本来就少有交集的两人,没想到再见时,方兰生真成了“女儿家”


  


  方兰生原本也不知道打跑采花贼的少侠就是山道里年少时碰见那个盛气凌人的小孩,白玉堂对姑娘家还是举止有度彬彬有礼。


  


  他们相处的时间不算长,白玉堂却是不怎么为难他,送他回到方家后还赏脸的给了他一个笑脸。


  


  方兰生被笑得全身发毛。


  


  江南不算小,却也不算大,西湖边上的方家和他们有些亲宗关系,他自然知道那边的三小姐属意白玉堂,两边也有点拉亲事的意思。


  


  他不太明白白玉堂的意思。


  


  等到聘礼送上门,白玉堂满脸震惊,他被二姐罚到宗祠跪着反省,方兰生才有点琢磨明白这些不清不明的牵扯是因为什么。


  


  他醒过来时被抱着进客栈,夜间睁开眼白玉堂在桌前小憩守夜,方方面面周周到到,早已经抵过了年少不怎么愉快的记忆。


  


  而不愿意坦白大概是心里悄然衍生的那点执念。


  


  (伍)


  


  江南有多美?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


  


  骑着马的白少侠对路边风景却没有欣赏的心情,他任由马晃悠悠的走着,在会被另一个人拦住的时候突然又加快,像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样幼稚的玩了一路。


  


  “白少侠,你平素行侠仗义,现在看我无家可归,就没有半点同情心带我一程吗?”


  


  方兰生追的快断气了。


  


  “方少爷这么厉害,还需要白某什么同情心。”


  


  “那我不管,这是什么鬼地方,我都转不出去了,马也跑了,你不能丢下我。”


  


  “你究竟想做什么?”


  


  “你带我一程。”


  


  “之后呢?”


  


  “我们好好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白玉堂摸了摸怀里方兰生写的那封短书。


  


  “那你牵马。”


  


  “白少侠你把我当什么了?”


  


  “小厮。”


  


  话是这么说,走了一段,还是伸手把人拽上了马,并且很有先见之明的点了他的哑穴。


  


  方兰生瞪着眼睛说不出话,倒是比说话时可爱了不少。


  


  “你跟着我干什么,你不是忘了自己刚写了短书,说江南女子什么样的都有,梅姑娘花姑娘都好,不要惦记那个不存在的兰姑娘么?”


  


  方兰生低头装死。


  


  白玉堂解了他的哑穴。


  


  “不说我直接把你绑了丢回方家。”


  


  “兰姑娘没有,方公子看上你了,你爱要不要我们家不退聘礼的。”


  


  (陆)


  


  白玉堂把耳坠扔回去之后,终于停止了幼稚的骚扰行为不见了踪影。


  


  方兰生握着离奇失踪又回来的耳坠,像是有点摸到了两人之间纠缠的丝丝缕缕。


  


  方兰生开不了口,提笔想写个短书道歉,写来写去却总觉得自己像在写和离书,心里堵得慌。


  


  他十几年的人生顺风顺水,头一次有一种寻遍路求不得的感觉。


  


  信最终还是递出去了,白玉堂没有走远,看了信脸色阴晴不定,还专门跑到方家,踹坏个桌子之后瞪了他好几眼之后什么都没说又走掉。


  


  二姐罚他跪了几天之后也放过他了,白玉堂也没有再过来,只有小厮每日的汇报才知道白玉堂这几天一直在琴川闲逛,等到小厮汇报白玉堂骑着马出琴川,他终于坐不住了。


  


  (柒)


  


  夜风很大,白玉堂是习武之人不畏惧寒风,方兰生就不一样了,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睡着睡着就往火堆里靠。


  


  白玉堂只能在他被烤焦前把人拉回来。


  


  这么一个小少爷,被掳走的时候恐怕都没有尝试过露宿林野,却很有毅力的跟着自己跑了小半个月。


  


  梦或许是恶梦,方兰生睡得很不老实,眉头皱的紧紧的乱动。


  


  冷不丁的睁开眼睛,在月光下看着有点湿意。


  


  白玉堂帮他把衣服拢好,虚搂着他。


  


  方兰生朝他笑了一下。


  


  就像他还是兰姑娘的时候,睡醒了看见白玉堂帮他守夜。


  


  白玉堂伸手拍了拍他的头,他搞不清自己究竟是接受不了兰姑娘是方少爷,还是受不了他的隐瞒。


  


  也或许只是那封像是和离的信触发了他所有怒气点。


  


  “白少侠,咱们明天去哪啊?”


  


  方兰生还是没怎么醒,问了一句便陷入了半睡半醒的状态。


  


  隐隐约约间听见白玉堂说了”陷空岛“无意思的追问了一句”去陷空岛干嘛“


  


  “成亲。”


  


  这两个字方兰生没有听见,他歪在白玉堂的怀里,只觉得天地间都暖和起来了。


  


  自然没有感受到耳垂柔软的触感,更没有听到贴着耳畔那句“我不要什么梅姑娘,没有兰姑娘,那就方少爷好了。”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end


  


  


  


  


  



评论

热度(42)

  1. 后花园起火了喂红白不来一口吗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