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花园起火了喂

【叶蓝】分享一只迷弟的追妻经验

明烛:



蓝河喜欢叶修,这是全系都知道的事情。
其原因不可考究,最靠谱的说法是他本来想去窥探一下返校做报告的师兄,结果来的不是黄少天。蓝河俩爪子往门框上一扒,脑袋一探,就看到了背发言稿的叶修。
一时间蓝河内心呼啸而过“妈妈他在发光!”“真好看啊怎么这么好看!”“我可以搞他吗好想搞他啊!”
笔言飞听完猛翻表情包,越翻越绝望,图到用时方恨少,只怪当年不群聊。他对蓝河说,你他妈不是在逗我吗,那天演讲的货,两个黑眼圈都能咣当掉到桌子上,你没看见他只刮了半边儿胡子吗!
蓝河略一思忖:“至少他手指很好看呀。”
笔言飞:我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今天是笔言飞第六次把去“偶遇”叶修的蓝河提溜回来。
“除了在食堂里坐别人对面,洗碗的时候用同一个水槽,关键时刻递上洗洁精,顺便问一下同学你大几啊哪个系的之外,你还能不能有点新花样!撩妹是你这么撩的吗?啊?”
蓝河义正言辞:“叶修不是妹。没有胸这么平的妹。”
“要直接,要风骚,要打掉他的烟把他往墙上按,要学学人家大情圣。‘宝贝儿,我想和你躺在床上数星星数月亮,你愿不愿意做我的美羊羊,喂饱我这只爱你的大灰狼~’”
“……”
“懂了?”
蓝河点头:“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现在还是单身狗了。”
“说得好像你不狗一样!日!”
 

蓝河苦闷:“我到底该怎么追他啊。”
“不是都认识了么,上次还听他叫你小蓝来着。”
“因为去他的课上当了一次助教,电话号码我都没好意思要!太失败了!”
“哦,我有啊。”
蓝河怒:“你为什么会有!”
笔言飞冷漠脸抖出一张通讯录:“全院的教职工电话都在上面。”手一指,“看这儿,来,识字儿吗?叶、修、移、动、电、话:151XXXXXX”
蓝河:……
蓝河:“我去艹篇论文冷静一下。”
 

笔言飞:我那篇论文也承蒙您厚爱了,要雨露均沾啊蓝河酱~
蓝河:呸,爷要保留体力,爷还要搞男人呢。
“真搞?”
“真搞!”
“就今晚?”
蓝河握拳挺胸,气势如虹——
“就今晚!”
 

寝室晚上十点熄灯,曙光摸黑溜出去刷牙,看见蓝河躲在厕所拐角,特别不好意思地打电话,
“那个,怎、怎么打到您这儿来了…啊…我可能打错了,没打扰叶老师休息吧!真不好意思,嗯,嗯好的,谢谢老师,您也早点休息。”
围观了全程的曙光差点把牙刷捅到了鼻孔里。
什么叫大写的怂?
不知道?
让蓝河表演给你看啊!
 

蓝河理直气壮地辩解:“爱一个人不能太污,比起睡他,我现在更想和他牵牵小手谈谈心,和他在一起天真烂漫地玩耍。”
“……还玩耍呢,你想让他注意到你,那么你就要有特长,有吸引他注意力的地方,你有吗?”
蓝河低头绕手指:“手长腿长……”他停顿了一下,微微有些脸红,“哪儿都长。”
“……”
“小夜,小夜我跟你说你别拦着我,我今天就要打死这个炫耀的,靠!别拦着我!蓝河!蓝河我跟你没完!”
小青年红着脸咳嗽,正色道:“严肃点儿,想战术呢。叶修下个星期就要来代课了,我到底……该去坐第几排?”
寝室里一片恨铁不成钢的“切”。
“你除非坐在讲台上。大学老师都是鼻子朝天讲课的,一学期下来认识几个人啊。要我说,你干脆就迟到,多来几次他印象就深了。”
“可这是坏印象啊!”
“你都是要上他的人了还能留什么好形象!你长得也不赖吧,也没什么特殊癖好吧,这不就得了,不要犹豫了就是干!”
 “痞气的爷们招人爱,在他叫你去办公室谈话的时候,你的目光一定要涣散,尽量迷人深邃,来,走一个。”
蓝河深情地望着曙光:“这样?”
“……重来,没让你斗鸡眼!”
“共处一室的时候最容易拿下,蓝河,哥哥挺你!”
蓝河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含着热泪与好战友一一握手:“待兄弟事成之日,校门口兰州拉面约不约?”
“抠门!”
“小气!”
“大盘鸡吃到饱呢?”
“许老板霸气威武!”
“许老板你缺二房吗,排在叶修后面的那种!”
众人一改神情鄙视,蓝河适机伸出右手,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五土匪击掌为盟。
 

“我有个提议,我们就叫‘爱的勇士之拿下小修修力当脱团狗联萌?’”
“……”
“老子拒绝。”
“多好啊!蓝河你说呢!”
“……我摔倒了,二笔什么时候不智障,我什么时候起来。”
 

叶修讲课和别的老师不太一样。
虽然进门的时候微弓着背,胡子依旧没刮干净,看起来像个落魄的中年人。但是那些特别晦涩的理论从他嘴里说出来,还真就成了一般晦涩的理论。
笔言飞不停看表,抓着手机噼里啪啦给蓝河发短信。
【你咋还不进来!】
【老蓝老蓝,回消息,跑哪儿去了你!】
【还有十分钟就下课了,人呢】
“卧槽这傻狍子,临阵脱逃了!”
 

叶修最后离开教室的时候,看到了门口垃圾箱旁发呆的学生。
手里的文件夹不轻不重地敲在蓝河头上:“喂,回神。”
蓝河被吓了一跳:“叶…叶老师?!”
“今天课上没看到你,”叶修拢着烟嘴点火,习惯性地皱眉,“起晚了,逃课?”
不!
不不不不不不不——
他在门口已经站了好久了,叶修还没上课,蓝河就等在了外面。答应给笔言飞带的面包也被他握成了坨状物体。蓝河欲哭无泪,你让他怎么解释。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真的是门不让我进去的……
对方一脸活见鬼的样子,叶修看着好笑:“真起晚了?吃早饭没。”
蓝河僵硬地摇头。
“正好,我也没吃,一起吧。”
 

!!!!!!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会在天上飞!
 
十一
要主动。
要营造轻松自然的氛围。
要说话。
要问他有没有女朋友,没有的话要不要男朋友。
要找准时机开口。
要平常心,就算失败了还有下一次啊!
没错,就现在!就此时!开口吧少年!
“叶老师!”
“嗯?”
“那个……嗯……”
“……您的包子里为什么会有馅儿啊?”
“……”
 
十二
“你吃的好少,不合胃口吗?”
蓝河一个激灵,差点没把豆浆杯子打倒。
“我不太饿……”
“东门的食堂确实不咋地,我也没吃饱,”叶修随手扯了张纸擦嘴,“走吧。”
“嗯?你要走了?”
叶修觉得这学生特别有意思。明明长得挺机灵,怎么开口闭口傻呼呼的。
“小蓝同学知道哪家馆子好吗,咱们出去吃午饭呗。”
蓝河脱机已久的神智终于上线了,他赶紧摇头:“不行,这怎么行!”豆浆在上唇印了一圈奶白色,他也没来得及擦,“我,不,不是,早饭都是你请的,这怎么好意思……”
“不愿意跟老师吃饭?”
“不是!”
蓝河内心的小人儿流着宽面条泪狂奔——怎么会不愿意啊!老师你跟我回家,我煮面给你吃啊——!
“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晚饭回请我嘛。”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正对着蓝河,光线从他身后而来,恍惚而刺眼,蓝河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他是笑着的。
 
十三
“小蓝啊,爱吃拉面不?” 
 
十四
你问后来的故事。
 
十五
蓝河睡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没穿上衣,他哆嗦着拉开被角往里一瞧,
裸的!
这特么……还不是自己的床!
蓝河回想起昨晚一起跟叶修一起吃饭来着,他们要了一件啤酒,叶修忽悠着忽悠着,那大半箱都进了蓝河的肚子。蓝河晕晕乎乎,后面的事就不太记得了。
想到这里他顿时手脚冰凉,我天,该不会酒后乱性,直接跳到最后一步把人给睡了吧!
还没有一起玩耍,还没惯着他给他买买买,怎么干了这么不负责任的事呢!
不行不行,这样不行。
蓝河非常懊恼,他想起床找衣服,动了动四肢,这酸爽!宿醉后的身体跟不是自个儿的一样,蓝河像个面团子似的在被窝里可劲地挪,还没挪到床边呢,门就打开了。
“哟,醒了啊。”
“你昨晚喝醉了,吐了一身,衣服我都给你扒下来扔洗衣机了,你一会儿去晾啊。”
蓝河在被窝里装死,他现在更懊恼了,早知如此还不如睡了呢。
“嘿,懒床是吧。”叶修含着烟头,吧嗒吧嗒地从床头绕到床边上,“小蓝。”
“……老师你好人做到底,晾衣服的也交给你了,不用客气……”
“呵呵,那你呢?”
“我可能还没有睡醒……”
“这样啊。”叶修若有所第地顿了顿,“昨晚你醉着,有些事儿不方便做,不如现在补上吧。”
蓝河抬起呆毛乱翘的脑袋,他还有点迷糊:“你说什么?”
叶修一只手撑在床头板上,他俯下身来,几乎要把蓝河拢在臂弯里。
“你想对我这么做吧。”
嗯?
我还没壁咚你呢,你怎么就壁咚我了。
“按在墙上或者按在床上,追我的时候没想过,嗯?”他把烟拿下来,转个头递到蓝河嘴边,“来一口。”
蓝河恍恍惚惚地咬住滤嘴,那里还是湿润的,男人特有的气息灌进肺里,又难受又上瘾,他还想再吸的时候烟头移开了,蓝河急忙去咬,额头上却挨了湿湿软软的一吻。
“明明是只兔子,非要装大灰狼……”
那个吻带着男人低哑的叹息,从眉间一路落到脸颊,叶修亲了亲蓝河汗津津的小鼻头,问:“追到手的感觉如何?”
蓝河认真地发着愣:“我好像还没开始正式地追你……”
“没关系啊,慢慢追。”叶修边说,边解开衬衣领口的扣子。
 
十六
“反正都要被你追到手,不如我们现在就来嘿嘿嘿?”
 
——完——

感谢好木给我灵感,么么你!

评论

热度(565)